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场舞新闻

“广场舞大妈”成了“自治达人”

时间:2015-04-03  来源:跳一曲广场舞  作者:管理员  阅读:

年近七旬,身高一米五,身材发福,但跳起广场舞来却身手矫健,动作灵活,舞姿优美,从老年迪斯科到健美操再到排舞,从《最炫民族风》、《回娘家》到《小苹果》,只要属于广场舞范畴,就没有她不会跳的。她叫季月妹,杨浦区殷行街道工农二村的广场舞明星。

“他们都说我‘没身材,有天才’!”季月妹说。

就是这位“没身材”的大妈,广场舞“舞龄”却长达30年!如今,她带领100多位姐妹跳舞、健身,成为大家的“贴心大姐”,最近,季月妹还被所在的杨浦区殷行街道评为社区“自治达人”。

资深的“广场舞大妈”

从开鲁路320弄进入工农二村第二小区,有一个开阔的中心花园。这是工农二村4个小区共用的花园,内有健身步道和不少健身器材。花园最中心有一块平整的圆形“广场”。

昨晚7点,五六十位阿姨、大妈已分成近十排列队站好,节奏强烈的音乐声响起,她们便整齐地跳了起来。季月妹没有在前面领舞。她站在一侧,一边做示范,一边喊着“手心手背”“三遍四遍”等容易搞错的动作要点。“这边有灯光,亮一点,可以让不大会跳的学员看得清楚一点。”她说。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爱从草原来》《小苹果》……一个小时内,队员们不停歇地跳了近20个舞蹈,到8点结束。不少人跳出了一身汗,不过季月妹还是气不喘,心不跳,果然身手不凡。

“她太厉害了,68岁的人了,筋骨不要太好哦!”“我们这个团队,全靠她!她教我们跳舞,还很关心我们,是阿拉的老大姐。”说起季月妹,阿姨们赞不绝口。

“我从38岁开始跳舞,到现在整整30年了。”季月妹说。她与广场舞结缘,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事了,“那时候跳的是长青健美操。”当时季月妹还是上海减速机械厂的职工,搞工会工作。当时社会上流行健美操,工会就派她去奥林匹克俱乐部学,回来再教其他职工。后来,她又学了老年迪斯科、排舞等其他舞蹈。她眼睛不好,医生让她多看看绿色,她就每天清早拎了个录音机去和平公园跳舞。公园里有人看她跳得好,就跟着她学,慢慢地,“学生”越来越多。这,大概是最早的“广场舞团队”了。

季月妹跳舞确实有一套,不仅动作到位,而且注意眼手配合,跳的时候特别自信,很有味道。“没身材,有天才”,一点不错。“原来我也没有这么胖,只有102斤,两年前生了带状疱疹,吃了激素,一下子胖了很多。”她说。上世纪90年代季月妹还参加了电视台的“五星奖擂台赛”,比健身操,十次卫冕!

12年前,她搬到杨浦区殷行街道工农二村,被眼尖的居民认出来了。“这不是在和平公园教跳舞的季老师吗?教教我们吧!”季月妹是个热心人,有人要学,她就教。于是,从十几个人到几十个,工农二村舞蹈队成立了,最多时有100多人。她还自己出去花钱参加培训,学会新的舞蹈,回来免费教大家。起初她们在小区门口的小广场跳,可是因为距离居民楼近,音响开得比较响,曾遭到居民投诉。2008年工农二村中心花园修好后,她们有了固定场地,音量也开得适当,就再也没有居民投诉了。

“她比心理医生还要好”

季月妹乐于助人是出了名的。3年前,街道癌症俱乐部的一些成员想学广场舞,慕名找到她,她一口答应了。当季月妹来到俱乐部的活动室,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十几个姐妹,六七个是“光头”。她暗暗想:一定要通过跳舞让她们身体变得好一些,人也开心一点。就这样,她每周跑去给她们上课,手把手地辅导她们,认真而耐心,且分文不取。几个月后,这些学员要参加市癌症俱乐部举办的广场舞比赛,她还自己掏钱买了十几套演出服送给她们。最后学员们在比赛中得了奖,季月妹比谁都高兴。

62岁的朱丽华感激地说:“要不是季月妹,我肯定得抑郁症了!”朱丽华是季月妹的邻居,两年前丈夫患癌症去世了。这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都是党员,都当过多年的居委干部,现在一个突然走了,另一个痛苦难当。朱丽华原先忙着照顾丈夫,买汏烧、陪夜,现在一下子空下来,生活好像没了意义。唯一的儿子工作忙,经常出差,她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次,她因心脏病住院,医生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对她说:“你要出去走走,和人讲讲话。”

就在朱丽华最悲伤孤寂的时候,季月妹来了:“你跟我跳排舞去。”“我跳不来的。”“跳不来我们教你。”就这样,季月妹把她硬拉到了广场舞队,让其他姐妹一同教她。队员们聚会,朱丽华不肯去,季月妹就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大家的欢声笑语渐渐感染了她。“季月妹带我去唱歌,专门点我会唱的老歌让我唱,说一定要大声唱出来,心里就舒畅了。她还带我去买衣服,买鞋子。你看,这件衣服就是前几天她陪我买的。”朱丽华说。

一年后,朱丽华像变了一个人:身体健康苗条了,比以前瘦了16斤;生活丰富了,笑容经常出现在她的脸上;精神充实了,她还成了一名志愿者,帮助小区里的高龄老人。“季月妹比心理医生还要好。而且是不吃药的心理医生!”朱丽华说。

七件毛衣的故事

采访中,工农二村(二)居委原书记刘秀生给记者讲了一个季月妹和七件毛衣的故事。

季月妹楼上306室有位邻居叫周梦庆,50多岁,患肠癌11年,平时季月妹也经常照顾她。去年,周梦庆癌症又复发了,这次病得很重。4月的一天,她把季月妹叫到家里,拿出一大包各种颜色的毛线说,她的媳妇8月就要生小囡了,当奶奶的总要给宝宝织几件毛衣吧,所以之前买了很多毛线。“可是,现在病成这样,实在织不动了……你能帮我织吗?”

季月妹原本不大会织毛衣,自己孙女长到16岁,她都没有织过一件。但面对周梦庆恳求的眼神,加上本来就有一副热心肠,季月妹一口答应下来。拿着毛线回到家,她硬着头皮一针一针织了起来,她只会织平针,遇到不会织的就向小姐妹请教,织了4个月,竟然织成了七件毛衣。为了让小毛衣更漂亮,她还让丈夫带她去城隍庙买各种贴花,贴在上面。

8月的一天,周梦庆的丈夫突然找到她,说周梦庆在医院里已经快不行了,嘴里喊着“老阿姐,衣服”……季月妹知道周梦庆惦的是宝宝的毛衣,她连忙把七件毛衣装进一个盒子,用缎带扎好,送到医院。当周梦庆看到这一大盒毛衣,话已经说不出来了,她指指自己的心,再指指季月妹,跷起了大拇指。没过几天,周梦庆去世了。她是安心离去的。

“带头大姐”受拥戴

近年来,广场舞在全国各地都跳得热火朝天,究竟是为什么?记者在采访中,听队员们历数跳广场舞的几大好处:第一是开心,跳得好坏不说,至少心情好了,听听这些音乐就很愉快;第二,身体得到了锻炼,我们这里没有胖子;第三,住在小区里,本来老死不相往来,现在出来跳舞,大家都认识了,平时一起喝喝茶,还一起出去旅游,很热闹。

工农二村广场舞团队凝聚力特别强,主要是因为有一名称职的“带头大姐”。季月妹为团队定了规章:跳舞时要遵守纪律,不能讲话;要休息,到边上去;人多拥挤时要相互谦让……只要有队员生病,她就买了水果去看望。她还是位业余“老娘舅”,邻里之间有什么小矛盾,有时候就在团队里化解了。几年来,季月妹还培养了好几名“接班人”。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去年,季月妹因病住院,来探望她的人川流不息,护士开玩笑说:13床,你这里索性挂个牌子,叫“季月妹工作室”好了!

今年初,殷行街道开展了社区“自治达人”的评选,各居委共选送了85名候选人。经过微信投票海选、现场演讲决赛,最后评出10名“自治达人”。季月妹这位草根的广场舞队长,以高票当选“自治达人”。她设想,今年在工农二村再组织一个合唱团,一个时装队,丰富大伙儿的生活。

最近,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将在全国推出12套广场健身操舞,还有官方舞蹈范本。“你们会跳吗?”对于记者的问题,季月妹说,这说明国家对广场舞越来越重视了,如果有规范动作,她们肯定要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