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场舞新闻

后广场舞时代 中老年瑜伽抢占风口

时间:2017-10-31  来源:跳一曲广场舞  作者:管理员  阅读:

后广场舞时代 中老年瑜伽抢占风口

最近,一则“中国首次开招瑜伽硕士”的新闻引起了关注。在全民广场舞的时代,瑜伽率先有了“头衔”。可是,在大家的观念里,广场舞才是“国民老大姐”,短短几年间,移动端应用商城中的广场舞APP如雨后春笋。

但我们忽视了一点,在互联网抢占老龄市场,塑造消费升级的混战中,中老年对于健康的消费同样转型升级。在形形色色的“广场舞”包围下,中老年瑜伽消费已经开始悄悄抢占地盘,线上的APP开始进入瑜伽时代。

瑜伽大会渐趋流行 报名场面异常火爆

近日,浙江省的两场瑜伽赛事——第四届西湖国际瑜伽文化节以及“水云之端·2017首届九龙湖瑜伽大会”,火爆程度大有盖过“国民运动”广场舞之势。尤其是11月3日由浙江爱乐聚在宁波市镇海区九龙湖风景区即将主办的瑜伽大会,更是掀起了一阵瑜伽热潮,引起全国范围内瑜伽爱好者的广泛关注。

自9月底启动全国海选,原本面向全国45至65周岁瑜伽高手的条件,不断放宽。截至海选结束,通过报名通道百乐萌APP的视频点击量已逾百万。

可以说,中老年瑜伽在宁波市广为流行,据统计,宁波多数老年大学都开设了瑜伽课程,专门教授老年瑜伽。宁波市镇海区老年大学常务副校长唐斌源介绍,仅在镇海老年大学,就开设了3个瑜伽班,学员共计119名。“在退休老年群体中,瑜伽市场很大。宁波有11所县区级老年大学,专门在老年大学练习瑜伽近1200余人。瑜伽班开设已有10年,热度一直不减。”唐斌源说。

在此次报名选手中,年龄从45至65周岁不等,其中,多位年过七旬的选手,尤为亮眼。76岁的选手陈其良、73岁的选手乐明潮、71岁的选手周德兴……从海选视频上传便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短短一周时间,这些选手便收获了数以万计的“鲜花”和好评,并凭借颇高的网络热度和高超的瑜伽水准,顺利晋级现场决赛。

杭州市瑜伽健身协会主席菊三宝发现,中老年瑜伽爱好者练起瑜伽比年轻人的劲头更足。

其一,中老年群体的空闲时间相对稳定,其二,瑜伽练习对于中老年而言,不同于年轻人的减肥瘦身,而是健身强体的自然方式。所以,近两年中老年瑜伽练习者逐年增加。

作为大赛评委菊三宝说,老年人练习瑜伽是可能的,而且他们的朝气、体式标准程度、整体感觉,完全不输年轻人。

不再是女性特权 男女各占半边天

50-65岁的女性群体,历来是投资消费的目标人群。她们是老年人中的年轻人,行动能力和财务状况良好,仍然是市场的主力消费人群,开发潜力大。同时,相比男性,女性拥有天然的社交能力,在退休后,她们往往可以通过集体活动、表演等方式打开新的社交圈,解决孤独和社交困境。

所以,退休后,我们常常看到的是活跃在广场上“欢脱”的大妈,却甚少见到潇洒的大爷。但在中老年瑜伽界,这一定律将被打破。

在本次晋级决赛的选手中,有一位“网红”瑜伽爷爷乐明潮是爱乐聚长庆街道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瑜伽班的领队,今年73岁。从63岁接触瑜伽,乐明潮每天都会到瑜伽馆“打卡”,坚持一天至少3次练习,有时,一天之内往返于多地健身房的瑜伽课。

早上刷牙单腿独立练平衡,在灶台边煮粥做饭也顺便练个拉伸,看电视的时候也要摆几个瑜伽姿势。真正做到了走到哪里练到哪里。70岁的时候,乐明潮考取了连年轻人都觉得难考的高级瑜伽教练资格证。

之后,他开设公益瑜伽班,免费为中老年瑜伽爱好者上课,每周3节。学员从最初的十几人到现在150余人,地域覆盖全杭州市,很多学员专程赶来上乐老师的课。在班上,年纪最大的81岁,年轻的也有四五十岁。

海选中与乐明潮网络热度旗鼓相当的另一位瑜伽选手丁丽英,是一位60岁的女性瑜伽爱好者。她与乐明潮一直你追我赶,获得的“鲜花”数不相上下。经过粉丝的连夜“送花”冲刺,乐明潮的参赛视频收获近万朵“鲜花”,成为人气最高的选手。

在中老年瑜伽界,女性不再是文艺活动中的“一马当先”,反倒是男性更加容易获得粉丝效应,受到大家的追捧。

文艺消费更迭 经济大省引领风向

确实,在过去的5年,尤其是2015年,可以说是广场舞的世纪元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熟练掌握手机操作,学会上网、移动支付、娱乐等等,2015年,广场舞移动端的搜索达到了峰值,广场舞火遍了整个中国。许多互联网创业公司看到了市场,纷纷进入这一领域。

但随着中老年文艺消费向更高层次转变,新的消费类型也正在逐步凸显,从数据可以发现,广场舞虽有庞大的基数,渐成下降趋势,反之,中老年瑜伽的总体趋势正在上扬,尤其在2017年,趋势明显。

在广东、北京、浙江、上海、江苏等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瑜伽、旗袍秀等新的文艺消费活动尤为活跃。

大数据与线下活动同时印证了瑜伽逐步成为中老年追求健康生活方式的活动之一。当然,也已经有嗅觉敏锐的互联网投资者捕捉到了这一风向,中老年瑜伽的APP也在不断地上线。但面对人群基数大,目标用户多,如何将用户群转化为实际的消费购买力,还值得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