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广场舞新闻

“问题村”大变样 广场舞功不可没

时间:2017-11-07  来源:跳一曲广场舞  作者:管理员  阅读:

“问题村”大变样 广场舞功不可没

  曾经矛盾尖锐的“问题村”,在兴起广场舞之后大变样:村民关系和谐了,大家都更关心集体事务了,村庄越来越稳定。这种现象发生在佛山市顺德区。

  据介绍,顺德自2007年在全区200多个村(居)组建基层妇女健身队以来,不仅使万余名镇村妇女培养了健康的爱好,还在维护基层稳定、推动村民自治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十年间,紧张的村民关系、宗派纷争得到有效化解,“村两委”换届时期也变得和谐稳定。

  对于这些变化,村民总结称:“广场舞功不可没。”

  农村妇女无所寄托

  易受煽动成“不稳因素”

  在顺德区勒流街道龙眼村,每周逢一三五晚上,近百名妇女在专业舞蹈老师的带领下列队,跟随音乐摆动身体。10公里之外的伦教街道熹涌村,每晚也会传出《最炫民族风》等欢快节奏,只要不下雨,三十余名健身队员便准时聚集起舞。

  看着这番其乐融融的景象,很难想到,十年前,这两个村都是在村务治理、村经济管理、村内治安等方面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的典型。

  自1998年开始担任熹涌村妇代会主任(记者注:2015年后改称“妇联主席”)的吴少芬,仍然对十多年前村内派系纷争的局面仍记忆犹新,“村里特别不稳定,2005年换届那一年集中爆发出来”。她回忆道,村内公共秩序遭到极大破坏,民心不安,一年后,新上台的11名村委会干部被调查。

  龙眼村的“乱”则更广为人知。2004年该村召开村民大会,经过民主投票表决,罢免了两年前上任的村委会主任龙某。这也是广东首例村民通过投票罢免村干部的事件,当时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讨论。

  “出乱子的时候,主要参与者都是妇女、老人。”龙眼村妇联主席官宝珠说。随着男性村民外出务工人数增多,妇女成了农村开展各项工作的主要对象,逐渐形成了“妇女稳定则乡村稳定”的局面。

  由于村内多方面制度失序,妇女工作同样举步维艰。顺德区妇联认识到,经济社会转型期,一些文化素质较低的中老年妇女平时无所寄托,容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并推到矛盾的最前端。妇联组织作为妇女群众的“娘家”,应引导和教育妇女,改善她们的精神生活,畅通利益诉求渠道,帮助她们提高是非分辨能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村居妇女健身队应运而生,顺德的农村妇女第一次正式接触到从城市“刮”来的广场舞风潮。

  跳广场舞促进交流

  矛盾化解村民关系和谐

  2008年4月,龙眼村成为勒流第一批建立农村健身队的村庄,20多名妇女成为首批成员。

  周团心和陈惠芳都是最早加入健身队的妇女。“当时都在倡导健身,但我们没有途径参加,平时只能在家看电视、打麻将。村里说成立健身队时,我们都很积极参与。”她们说。一开始,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跳过舞的她们,因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动作都很拘束,且由于村民关系常年疏离,队员间相处也颇为尴尬。直到村委会请来了指导老师,她们才重拾信心,队员间也慢慢熟络起来,交流也多了。

  “别看我们现在关系这么好,以前见面从来不打招呼的。”周团心和陈惠芳笑言,自从加入健身队,队员们的交际圈不断扩大,大家的关系逐渐融洽起来,带动整个村也变得和谐。

  长久以来存在隔阂与矛盾的熹涌村,村民关系也在成立健身队之后有了改善。同为健身队成员的吴少芬和伍妹,曾是众人皆知的“死对头”。“每年妇女节,村委会给村里每名妇女发35元补贴,但有人硬说国家是按50元一人的标准拨钱给村委会,其他钱被村干部贪污了。为此她(伍妹)整天来掀起骂战,有一回堵在门口骂了我三个小时。”吴少芬回忆起她和伍妹之间的矛盾根源称。

  对此,伍妹回应说,“以前不了解村委会的工作,其他村民说什么都信以为真。后来大家一起跳舞,交流多了,对很多情况也有了新认识,不再像原来那么闭塞了。”

  吴少芬说,妇女们在跳广场舞舞蹈的过程中培养出了感情,化解了不少矛盾。“素有矛盾的妇女,一起跳舞久了,相互间也会开玩笑了。”这样的变化让顺德区的妇女干部感到欣喜,“妇女稳定了,果然乡村就稳定了”。

  妇女争当村民代表

  主动参与村集体事务

  顺德乡镇广场舞的发展,不仅为妇女生活注入了活力,还提高了她们的主人翁意识,使她们积极参与村集体事务,有效促进了村民自治的和谐发展。

  曾经龙眼村的“村两委”换届总能看到这样的场景:竞选者们各说各话,村民并不愿了解他们对村庄未来的想法与规划,只凭亲疏关系进行投票。因此,票比较分散,有些被选上的村干部,得票才刚刚过半数。“如今不用刻意做政策宣传,跳舞时就可以加强村民沟通,选上的村干部得票率都在85%以上。”官宝珠笑着说。

  与此同时,妇女们主动参与村庄管理,争当村民代表。据悉,2011年顺德区进行农村综合体制改革后,村居妇女代表选举比例扩大到30%。而在龙眼村,77个村民代表中,妇女代表就占了20多个,她们基本都是健身队的骨干。据介绍,甚至有些“问题村”的妇女主任因为组建健身队后威望大大提高,竞选上了村党支部书记。

  熹涌村也经历了同样的变化。吴少芬说,以前村内开展的各项工作都有不同意见的村民阻挠。有一次,村委会给村民发放福利,部分抵触的村民在事后一一将福利回收,“对村委会工作不了解的村民,很容易受到别人的煽动,误以为村干部贪污、乱作为。”她说,有了共同的跳舞爱好后,妇女们走到了一起,了解了真实的村政工作,曾经的反对者如今反而成了义务的政策宣传员,“她们说一句话,比我们以前教育十句话还有用。”

  龙眼村健身队队员周雪芳称,如今大家看到村里哪里有问题了,晚上就会汇报给一起跳舞的村干部或妇女委员,村民逐渐建立起对村干部的信任,“村庄和谐了,才有发展前景。”

  对于组建妇女健身队后各村发生的变化,顺德区妇联的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该单位有关负责人表示,效果远超预期,“对群众来说,改变了妇女的精神面貌,增强了她们的体质;从妇联的角度来说,锻炼了妇女干部,提高了妇女干部的威望;从政府层面来说,则实现了基层稳定和谐,一举多赢。”